麻豆林予曦怎么了

黄大湛也慢慢缓和了脸色,没好气地道“黄家对陛下忠诚,无须你来评判,袁百户不妨仔细看着,若黄大淳真附逆,看本指挥使如何擒杀黄大淳!”;r /

;r /

“是,是!”;r /

;r /

黄大湛将刀指向山顶,“奉陛下口谕,捉拿叛逆,若遇到反抗,杀无赦!”;r /

;r /

无数人嗷嗷叫着向山顶冲去。;r /

;r /

袁成礼狐疑地看了黄大湛,也指挥己部向山上冲去。;r /

;r /

吴争等人先一步到达山顶。;r /

;r /

田野小姑娘俏皮可爱凹造型清纯写真

黄大淳随即下令,以弓弩阻止山下禁军。;r /

;r /

然而此时,黄大淳部禁军有了异常,他们不少人疑惑地看着黄大淳和吴争,眼中的不信任和疑惑越来越浓。;r /

;r /

他们不知道为何黄大淳会违背指挥使的命令,还要与指挥使为敌。;r /

;r /

但黄大淳、黄大洪兄弟也有自己的心腹。;r /

;r /

于是,两个阵营突然开始分裂开来,默默地对峙着,火拼一触即发。;r /

;r /

问题很严重,东西两面皆是敌人,这要是发生火拼,那就是玉石俱焚。;r /

;r /

黄大淳厉声喝道“山下禁军奉得是伪旨,他们欲加害王爷,是叛逆!”;r /

;r /

疑惑的禁军又将目光转向吴争。;r /

;r /

吴争道“本王昨日刚刚入京,在北门桥突然遭遇袁成礼部禁军追杀,原因不知,但若说陛下下旨要杀本王,本王是不信的……眼下情势危急,若发生不测,便是玉石俱焚,就算你们现在脱离黄百户指挥,下山之后,恐怕也说不清了,该如何,本王不勉强,你们自行决定。”;r /

;r /

“您真是会稽郡王?”一个士兵疑惑地开口问道。;r /

;r /

“当然!金印在此。”吴争从胸口掏出郡王金印,擎在手中。;r /

;r /

“我等愿为王爷效死!”;r /

;r /

大多数禁军士兵单膝跪了下去,留下数十个士兵左看右顾,慢慢地有人也跪了下去。;r /

;r /

还有几个士兵突然转身,冲下山去。;r /

;r /

“嗡”地一声,被如蝗的箭矢倒射回来,变成了刺猬。;r /

;r /

于是,跪着的禁军不再需要命令,纷纷涌在山边,向下射箭。;r /

;r /

毕竟占了居高临下的便宜,四、五百人的齐射,压制了一边爬山一边仰射的山下禁军。;r /

;r /

……。;r /

;r /

此时,吴争总算有了与黄大淳说话的机会。;r /

;r /

“黄百户身为禁军,怎么就来助本王了?”;r /

;r /

“卑职年前入的明社,信奉为国而战,忠于国家,而非天子一人。王爷为国征战,缔造了义兴朝,如今陛下竟要戗害王爷,卑职自然不能遵从乱命。”;r /

;r /

“你说是追杀本王,真是陛下旨意?”吴争虽然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依旧被这话惊到了,朱慈烺是疯了吗?;r /

;r /

若在平日,吴争也能理解,可眼下是什么时候?;r /

;r /

黄大淳答道“家兄是禁军指挥使黄大湛,今日夜间,被陛下召进宫,面授机宜,断不会有假!”;r /

;r /

吴争沉默下来,深深看了黄大淳一眼,“你可知道,本王此时处境非常危险,况且令兄就在山下,你真要为本王与亲兄长对阵吗?”;r /

;r /

“卑职心中,唯国家为重,请王爷不必疑心!”;r /

;r /

“好,本王记住你了。那就战吧!”;r /

;r /

“卑职有一事恳求王爷。”;r /

;r /

“讲。”;r /

;r /

“若今日有幸生还,请王爷赦免家兄和黄家。”;r /

;r /

“可!”;r /

;r /

这时,鲁进财急急跑来,“王爷,东面之敌,已经逼近百步。”;r /

;r /

屋漏偏逢连夜雨!;r /

;r /

“草。”吴争低骂一声,“黄百户,分出百人,由本王指挥。”;r /

;r /

“是。”;r /

;r /

吴争带着百人转向东面山坡。;r /

;r /

此时,天色有些亮了,看着越来越近的敌人。;r /

;r /

吴争对身边鲁进财、岳小林道“一会待敌靠近至三十步,射完三轮箭矢,我们各带一队,趁敌人立足未稳,先来场反击,打掉敌人的气焰。”;r /

;r /

“是。”;r /

;r /

“记住,往下冲百步,立即撤回,不可贪功!”;r /

;r /

“是。”;r /

;r /

……。;r /

;r /

“五十步。”;r /

;r /

“四十步。”;r /

;r /

“三十步。”;r /

;r /

吴争扬手就要挥下之时,突然发现三十步外一张熟悉的脸,那是自己的新军,吴争赶紧大喝道“停!”;r /

;r /

登山嘛,都是低着头,很少有人仰头爬山的。;r /

;r /

加上天色未亮,从上望下,根本无法看清军服。;r /

;r /

幸好此时戚承豪不经意地抬了下头,否则还真要大水冲了龙王庙了。;r /

;r /

吴争随即向下大喊道“来者可是戚承豪?”;r /

;r /

戚承豪闻声大喜,高喊道“是王爷吗?属下可算是找着您了!”;r /

;r /

戚承豪是真松了口气,军校新军,没有训练过骑术。;r /

;r /

虽说夺了北门桥一千禁军骑兵的战马,可问题是,不少士兵不会骑马。;r /

;r /

会骑的和不会骑的掺杂在一处,那比步行快不了多少。;r /

;r /

一路折腾了许久,最后没办法,戚承豪只能带会骑的先行,不会骑的步行跟来。;r /

;r /

戚承豪知道自己耽搁了不少时间,心中焦急,一近清凉山西侧,就下令弃马登山,甚至连斥候都不派,直接下令军往山上冲。;r /

;r /

这就造成了差点与自己人干上了。;r /

;r /

此时看着吴争毫发无损,戚承豪激动地差点哭出来。;r /

;r /

“你带来多少人?”吴争问道。;r /

;r /

“回王爷,总共一千人,有三、四百落在山脚,估计半个时辰之内就能追上来。”;r /

;r /

“装备可齐?”;r /

;r /

“齐!”;r /

;r /

“那就好。”吴争脸上涌起一股肃杀之意,大爷的,被追杀了一夜,该是让他们见识见识本少爷不是好惹的了!;r /

;r /

这时,黄大淳突然从西面跑来,“王爷,山下禁军组织起千人齐射,卑职那边快顶不住了……呃,他们是……?”;r /

;r /

吴争微笑道“本王麾下北伐军及时来援。黄百户,今日你立下大功,等着重赏吧。”;r /

;r /

黄大淳惊喜道“卑职只求王爷赦免兄长,为无所求!”;r /

;r /

“好!”吴争随即下令道“戚承豪。”;r /

;r /

“属下在。”;r /

;r /

“不必再等后续军队,山那边叛军不知道你们到来,本王公令你率己部立时发起反击,彻底击溃叛军。”;r /

;r /

“是。”;r /

;r /

黄大淳急道“王爷,我部也可加入反击。”;r /

;r /

都说福至心灵,黄大淳怎会没听过北伐军的强悍?;r /

;r /

此时不趁机争些战功,岂不对不起自己这一夜的努力?;r /

;r /

吴争笑道“也好。你部就从左右两翼配合北伐军反击吧……此战目的只是击溃,能抓即抓,不能抓就驱逐,尽量少杀人,但有一人绝不能漏网,袁成礼,本王要活的!”;r /

;r /

“遵命。”;r /

;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