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黄色版本

天笑佛说完,猛然扬起双掌,击向烛傲的面门。

天笑佛乃是仙尊境的强者,对他来说,烛傲的修为给自己提鞋都不配。

如果不是因为今天烛傲对自己无礼,他也不会如此震怒,甚至无视可能会落下仗势欺人的话柄。

当天笑佛动作之时,在场的修者神色一滞,纷纷退让。

这是九成以上的修者第一次看到天笑佛的手段,身为圣域之主,堂堂星海巨擘,他的手段可不是寻常人能够见识到的。

只见天笑佛身上涤荡出阵阵金芒,宛如一轮烈日,光耀九州。

那些神芒仿佛刺骨利刃,令人单看一眼,便双目剧痛。

望着天笑佛掌间无与伦比的疯狂之势,烛傲不敢大意。

虽然他对烛龙残魂保证,可以接下天笑佛的三招,但其实烛傲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因为天笑佛要比他强大太多太多了。

烛傲深吸了一口气,双掌相扣,左右两手的拇指、无名指和小指锁在一处,食指和中指则紧紧相合。

他双目微闭,口中喃喃低语,好像在吟诵着古老的梵音。

随着烛傲的举动,他的脸上浮现出一道道黑色的花纹,那些花纹古怪妖邪,好似某种神秘的阵法,以烛傲的身体为炉鼎,即将破印而出,将天笑佛击杀于九霄之上。

美女俏丽棚拍灵动尽显

烛傲的吟诵声越来越大,最后,烛傲猛然睁开双眼,两道黑色冷电从其眸中射出,虚空被那两道冷电划破,归于虚无。

而后,人们惊恐的发现,在烛傲的身后逐渐升起了一道黑影。

那道黑影高达百丈,一双血色双眸没有一丝人类的情感。

凌瑀遥望烛傲身后的玄蛇虚影,也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凌瑀和烛傲早已相识,但是他却从未见过烛傲的手段。

凌瑀仅仅是从诸怀口中得知,烛傲的修为其实并不低于水泽神城的绝大多数妖族,甚至,他和岚馨交手都有一半的胜算。

现在看来,诸怀所言非虚。

如此强横的玄蛇虚影,就算自己同烛傲交手,恐怕也不会胜得那么轻松。

在烛傲身后,那条玄蛇虚影身上长满了黑色的鳞片。

而在那一层黑色鳞片上,一缕缕血色丝线不停游走,仿佛是玄蛇的血脉灵力,将天地万物中的精气吸取,最后化为自身的养料。

“玄蛇?哼,不过是小道尔,也敢拿出来显摆!”

面对玄蛇虚影,天笑佛冷笑一声,眼中的不屑之色更浓。

当天笑佛幻化的掌影即将击中烛傲的时候,烛傲身后的玄蛇虚影终于动了。

玄蛇虚影张开血盆大口,獠牙之上滴落着涎水,虽是虚影,但是却让天笑佛好像嗅到了一股腥臭的恶气,心中作呕。

而后,玄蛇猛然向前扑来,竟然穿过了烛傲的身体,挡在了烛傲的面前,迎向天笑佛的掌影。

玄蛇口中的獠牙利齿散发着冷幽幽的寒芒,如同黑夜寒星,鼓动着无尽的杀机,似乎想要将天笑佛蚀骨吸髓。

电光石火之间,天笑佛的掌影和玄蛇虚影终于碰到了一处。

一道汹涌气浪自九天垂下,朝着四周席卷而去。

除了极少数修为深厚的强者,其他人皆被气浪推出数丈。

人们心有余悸地望着玄蛇和天笑佛,终于收起了之前的轻视之心。

看来,这烛傲敢于和天笑佛叫板,果然有些本领。

当气浪散尽之时,玄蛇脖颈上的鳞片剥落了三片,一道道暗红色血液从玄蛇的脖颈处汩汩流淌,触目惊心。

人们很奇怪,明明玄蛇乃是烛傲幻化的灵体虚影,为什么还会有鲜血流出呢?难道说,玄蛇是烛傲的另一重分身吗?

其实众人哪里知道,烛傲身为玄蛇一脉仅存于世的几名古仙遗兽之一,他早已将玄蛇一脉的神功融会贯通。

他身后的玄蛇虽然只是虚影,但却与他的本体血肉相连。

也就是说,如果玄蛇受伤,那么烛傲也会受到波及。

但同样,有了玄蛇虚影的相助,烛傲的修为可以在瞬间暴涨数倍,甚至触摸到仙人境的门径。

而且,有了烛傲灵力的加持,玄蛇虚影也会成长到让别人难以企及的高度,甚至出现返祖之力。

也正因如此,当玄蛇虚影被天笑佛击伤的时候,才会流出鲜血。

同时,烛傲也脸色苍白,受了很重的内伤。

不过,一击之下,烛傲也不算吃亏。因为在刚才短短的一瞬间,玄蛇虚影看似不敌天笑佛,但其实他也赢了对方三分。

原来,当天笑佛的掌影和玄蛇交手之际,玄蛇獠牙已经刺入了天笑佛幻化的掌影之中。而獠牙中的毒液,也钻进了天笑佛的体内。

虽然那些金色掌影只是幻化之物,但是因为玄蛇一脉的天赋神通无比可怕,它们可以通过对方幻化的灵体和虚影直接攻击到本体,这也是为何烛傲敢于和天笑佛交手的原因所在。

一击过后,烛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来缓解体内的悸动。

幸亏刚才自己利用玄蛇虚影抵消了天笑佛掌中一大半的仙尊之力,否则的话,烛傲恐怕早已被对方击碎五脏六腑了。

而另一侧,天笑佛看似占据了上风,但是他的神色却越加的凝重。

身为当事人,天笑佛知道,这烛傲的确很难缠。

就在不久之前,当他对烛傲出手的时候,突然发觉自己的虎口处一阵剧痛,好像被银针刺中了穴位一般。

按理说那些掌影只是自己的幻化之物,不应该感受到痛楚才对呀!可是当天笑佛将手臂收回的时候,才发现了端倪。

在他血肉之躯的手背上,出现了两道黄豆大小的孔洞。

那两道伤口一颗在虎口附近,一颗在手背之上。

而且,在伤口中还隐隐有黑气弥漫,如同中了剧毒一般。

这一刻,天笑佛终于明白,为什么烛傲与自己的修为相差如此悬殊,但是对方却依旧有恃无恐了。

原来,这就是烛傲的杀手锏,他能够利用幻化的玄蛇虚影而攻击到自己的本体。

如此神通天笑佛从未见过,的确让人防不胜防啊!

天笑佛将手臂隐在袖口中,轻轻地抖动着,想要将手臂中的毒液逼出体外。

虽然以他仙尊的手段,那些毒液并不致命。

可是它们却如附骨之疽,让自己的整条手臂都酸麻不已。

长此下去,虽然不会对他造成太大伤害,但是会影响他修为的施展。

身为仙尊,他决不允许这种情况的出现。

而就在天笑佛暗中疗伤之际,烛傲猛然发出一声厉吼,再次朝着天笑佛冲去。

其实当天笑佛将手掌藏进衣袖中的时候,烛傲便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所作所为。

他知道,天笑佛已经被自己击伤了。

很难想象,他一位至尊境的修者,竟然可以伤到仙尊境界的天笑佛。

虽然对方输在了大意上,但还是让烛傲备受鼓舞。

烛傲知道,现在就要趁热打铁,如果等到天笑佛恢复过来。那么迎接自己的,必将是死路一条。

望着烛傲脸上的无匹气韵,天笑佛嘴角扬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

他可以在烛傲手上吃一次亏,但绝对不会有第二次。

而他看似将手臂藏在衣袖中疗伤的动作,其实一直都是在故意迷惑烛傲。

玄蛇虽然强横,但在仙尊面前,远远不够看。

就在烛傲驾驭着玄蛇虚影冲到天笑佛面前的时候,天笑佛藏在衣袖中的右手突然向前方猛然推去。

当天笑佛抬手之时,一道更加耀眼的金色神芒闪耀天穹。

与此同时,天笑佛左手化掌为爪,竟然直接抓向了玄蛇的脖颈。

他右手做防御之势,左手为攻击之状,显然蓄谋已久。

而当烛傲意识到凶险的时候,自己已经欺到了天笑佛身前,此时再想退去,却已然来不及了。

只见天笑佛的右手直接擎住了玄蛇虚影的巨大头颅,而他的左手,也准确地掐在了玄蛇的七寸之上。

虽然玄蛇贵为古仙遗兽,但是蛇族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而这个弱点,也是华夏修者,甚至是黎民百姓人尽皆知的。

那就是,在面对蛇族时,只要控制住了它们的七寸,那么无论多么凶恶的蛇族,都会失去抵抗之力。

因为在蛇族的七寸上,乃是它们心脏的位置。只要将蛇的心脏击碎,那么无论它多么凶猛,也绝对无力回天。

而这里所说的七寸,其实只是泛指。

因为蛇族的大小不尽相同,所以所谓的七寸也不绝对是指字面上的七寸,而是指蛇族身躯的七分之一处。

望着天笑佛闪着金芒的左手紧紧捏住了玄蛇的七寸,烛傲脸色惨白。

因为玄蛇虚影与他的本体血肉相合,所以当玄蛇受到重创之时,烛傲也受到了很严重的反噬。

他身躯颤抖,因为剧痛而痉挛不止。

“哈哈哈,小孽畜!区区一点毒液还想伤到我?简直是以卵击石!今天,我就要让你明白,仙尊之威不可侵犯!”

天笑佛望着烛傲眼中的痛苦之色,他宛如一位陷入疯狂的屠夫一般,歇斯底里地大声吼道。

天笑佛说完,左手猛然施力,只听到“噗”的一声轻响,玄蛇的身躯被瞬间洞穿。无尽鲜血喷洒长空,染红了烛傲的衣襟。

望着如同血人一般的烛傲,石信怒吼一声,就想冲上天穹施以援手。

不过,他刚刚有所动作,就被身旁的诸怀拉住了。

诸怀对石信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再等等!今天虽然是烛傲的卫道之战,但这对他来说,还有更深一层的意义。

只要他今天能够渡过此劫,必定会如凤凰涅槃一般破茧重生。

但如果他自己抗不下去,即便我们今天救下了他,恐怕这件事也会成为他的心魔,化为他一生的梦魇啊!”

“那……万一他挡不住天笑佛的攻势该怎么办?”

石信看了看在天际口吐鲜血,剧烈挣扎的烛傲,又看了看身边的诸怀,担忧地低吼道。

“不用担心,你别忘了,在钟山之巅,还有那位烛龙残魂守护呢!

我想,如果烛傲的性命真的受到了波及,那位烛龙残魂不会置之不理的!”

诸怀摇了摇头,眼中弥漫出一缕笃定的神色,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