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创业网木头创业故事网

她白手起家,经过20多年打拼再造1500亿帝国

来源:未知 | 编辑:三毛 | 发表日期:2017-07-07 | 浏览:
  当时,同业的做法是自取货物,很多客户抱怨货物重,搬运不方便。1997年五一,冯亚丽首次提出送货上门的概念,“随车安排2个员工,帮助清点货物,解决最后1公里。”
冯亚丽,海亮集团董事长
  本已当上服装厂的副厂长,毅然辞职下海。20多年一路打拼,成就营收1500亿的铜业王国。她就是海亮集团董事长,冯亚丽。

  1956年,冯亚丽出生于浙江诸暨。诸暨以丘陵为主,素有“七山一水二分田”之称,钱塘江就在城边缓缓流过,历史上,越王勾践曾在那里卧薪尝胆。

  冯亚丽打小也是卧薪尝胆。10岁那年,因为父亲的一个远房亲戚有海外关系,全家被下放到了湄池镇的湖西村,开始颠沛流离的日子。

  冬天家里没钱买炭,11岁的冯亚丽就自力更生。早上学的时候,她一边背着竹筐,一边带着簸箕,看到路边有猪粪,就捡回家烧着取暖。买不起西瓜,她就带着弟弟把别人吃西瓜吐掉的瓜子捡回来,“洗干净,炒着吃”。

  高中毕业后,因为成分不好,冯亚丽压根没有资格上大学。没办法,冯亚丽就跟着邻居学裁缝,“裁剪、滚边、钉扣子”,举着一根绣花针忙了2年多。

  1980年,父亲落实政策,回到市里,冯亚丽就靠着裁剪手艺进了一家服装厂。

  在服装厂,冯亚丽手快、心细,“别人一天做15件,她做20件。”关键是责任心还特别强,1981年年底,一批制服出厂前发现质量问题,“500条裤子的裤缝全开裂了。”冯亚丽马上带着小组5个人,加班加点熬了两个通宵,愣是如期交了货。

  此后10多年,她从小组长,车间主管,经理,一路升到副厂长。

  就在服装生意办得风生水起之时,大弟找到冯亚丽,“你把服装厂都办得这么好,为什么不过来帮帮我吧?”

  怎么回事?原来,冯海良自己鼓捣的海亮铜材厂半死不活,销量一月比一月低,治安、消防等杂事更是弄得他焦头烂额。

  换上别人,也就算了,但是自己的亲弟弟开口了,能不帮吗?于是,冯亚丽二话没说,立刻辞了职,一脚踏进了一个完全陌生的铜加工领域。

  说起来,冯亚丽还真是管理的一把好手。3个月后,“铸造、轧制、人工拉模、拉丝、退火”,她把整个工艺流程摸得透透的,“就是晚上睡觉,梦里也都是铜棒熔铸和有色金属。”

  内部日渐起色,但是外部却更加糟糕。尤其是1996年,受到国际大宗商品价格影响,铜加工业跌入低谷,一年都卖不出去1吨铜棒,“库房里堆满了20多吨。”

  那段时间,冯亚丽急得嘴角起泡,天天在全国各地的铜材市场上找出路。当年五一,她转悠到深圳的大桥铜材市场,铜棒没看到,却看见了6、7辆运输铜管的卡车。

  铜棒卖不出去,为什么铜管却热火朝天?结果遭到一边的店老板的奚落,“居民区的冷、热水管都要安装铜管,如果有你铜管,来多少我要多少!”

  冯亚丽立刻决定转型,“不卖铜棒,改生产铜管!”然而,铜管的生产工艺完全不同,怎么办?

  首当其冲的是人才,“瞎搞不行,必须要找内行来做!”可翻遍整个浙江,研究有色金属的专家寥寥可数,于是,冯亚丽决定全国招聘。

  1997年3月,《中国有色金属报》刊登了一整个版面的招聘广告,“海亮集团招募顶尖技术人才!”要说专业报社的人脉可不是虚的,不到一星期,冯亚丽就迎来了一位来自北京一所金属研究院的老教授。

  教授一出手,技术难关立刻攻破。到了1996年5月,海亮的铜管生产线安装调试完毕,2个月后铜管就正式下线。

  产品有了,销量呢?1996年中秋,冯亚丽兴冲冲跑去了深圳。不过,等她到了大桥铜材市场,却发现那家答应她有多少收多少的店早已关门。问了一条街10多家店,全是一个鼻孔出气,“价格贵了800多,合格率达标才70%不到,该干嘛干嘛去吧。”

  是啊,一吨铜管,海亮成本要高出40%,“就是卖出去,毛利率也不到10%,根本没有利润可赚。”更何况铜管是工业品,生产厂家和客户都有固定合作,海亮是新手上路,想插队哪有那么容易?

  此后半年,没有一张大的订单,偶尔有业务员拉到一两张订单,都是3吨以下的小生意,“赚万八千的,连成本都填不平。”

  厂里的机器声日渐安静,工人没活干,大伙人心惶惶,“海亮是不是要完了?”员工开始给自己找后路。1996年年底,哗啦啦走掉了100多。

  “既然无法拓展市场,就只有从自己身上下手,把成本降下来!”1997年年度的工作会议山上,冯亚丽下了死命令。

  首先,果断压缩成本

  冯亚丽与15个车间主任,封闭了一个月,集中对生产过程进行了重新梳理,愣是将160多个生产环节,压缩成95个,“仅此一项,就节省了200多万的人工费用。”

  此后,她给每个车间安装了电表、水表,“必须把水电费压缩下来,一旦超支,费用自理!”刚开始,车间主任纷纷叫苦连天,结果两个月后,全厂水电费一举降低了40%,“等于节约了1200万的成本。”

  到了当年6月份,冯亚丽愣是将铜管的价格降到了39000元一吨,“比一般报价要便宜15%。”

  其次,做到产品零缺陷

  光完善工艺还不够,关键还是在于加强责任心。当年9月,冯亚丽决定来一把狠的,“一旦发现质量问题,车间实行连坐,工人工资扣20%,车间主任扣50%!”

  这下可触到了痛点。20多个车间主任再也无心坐办公室瞎吆喝了,“全都下车间,手把手教工人完善工艺。”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2个月下来,铜管达标率从50%提高到了85%,半年后,10吨铜管出厂,合格率100%。

  此后,冯亚丽组建铜加工研究所,和北大、上海交大等15所高校合作,“集中40多位研究有色金属的教授,每年要申请30项专利!”

  最后,注重客户体验

  当时,同业的做法是自取货物。不过,冯亚丽注意到很多客户经常抱怨铜管重,帮运不方便。于是1997年五一,冯亚丽提出送货上门的概念,“随车安排2个员工,帮助清点货物,解决最后1公里。”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海亮立刻接到了6份老客户的新订单,“虽然数额都低于5吨,但带来了希望。”

  中秋节,距离海亮500米的地方来了一家盾安集团,“转型制造制冷器,需要大量的铜管做配件。”刚开始,盾安只是象征性下了5吨铜管的订单,后来发现制冷器一切运转正常,“最主要的是后续安装维护完全不用操心。”于是盾安一口气又下了40吨订单。

  此后,海亮和盾安形成长达5年的紧密合作,每年都有1000多万的流水。

  冯亚丽信心大增,她干脆公开承诺,“按照合同约定或口头承诺的时间付款,一旦出现延期,按银行利率的10倍赔偿!”

  “诚信+服务”立马为海亮赢得了好口碑。不到半年,海亮就拿下了浙江的铜管市场,营收达到1500多万。

  有效的价格战,加上灵活的经营服务,冯亚丽在市场竞争中占据上风。1998年,金融风暴退去,提货的人在海亮集团的门口排起了长队,当年收入突破5000万。

  此后10年,冯亚丽依靠自己的铜加工研究所,一直坚持自主创新,攻克了10多项技术难题。

  2002年,高低齿内螺纹芯头产品面世,一举拿下第51届尤里卡世界发明博览会的金奖。

  2005年,投资9.3亿重建家乡诸暨店口的五金城,整合当地产业链;同时投资15个亿,在上海铜加工工厂引进5条盘管生产线,当年营收115亿。

  2006年,开发覆塑铜水管、空心连铸铜水管,一举打破日本、韩国企业在东南亚市场的垄断地位。

  2007年,投资2.5亿,生产高清洁度盘管和内螺纹盘管,年产达到3万吨。产品获得第18届世界发明、新产品及技术博览会的国际金奖,营收高达258亿。

  2008年1月,海亮在深交所的中小板成功上市,市值达到101亿。

  如今,海亮集团总资产超过350个亿,年销售收入高达1500亿,已成为全国最大的生产、出口铜加工企业,800多个合作伙伴遍布在全球的188个国家和地区,在浙江、安徽、上海、越南拥有4大生产基地。

  “爱心”、“诚心”、“良心”,铜娘子冯亚丽三心兼备,相信她会带领海亮创造更美的未来。
 
      想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头创业网,为您带来更多创业商机。 审核:三毛
上一篇:他干了14年餐饮营收了10个亿的营业规模 下一篇:没有了

创业故事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