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头创业网木头创业故事网

来看看网红是如何年收入达百万的

来源:未知 | 编辑:三毛 | 发表日期:2017-09-17 | 浏览:
  视频网站的兴起,为一些乐于分享、有自我展示欲的网民找到了一个新的互动平台,大量80后、90后新生代,越来越热衷于直播秀。游戏玩得好可以直播,唱歌可以直播,甚至连吃饭也可以。或清纯可人、或热辣性感……她们享受着网友的掌声、鲜花和礼物。
网络故事
  网络主播,是时下互联网经济浪潮下衍生出的一个热门职业。近年来凭着美女、吸金、富豪、各种“门”等关键词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并迅速成为一个兴隆生意,是备受一些年轻女性追捧的职业。

  网络主播的赚钱方式是比较简单的,首先就是基本收入,一般情况来说都会给予一定的底薪,然后就是看当中网友的送花效果,网络主播们就是靠这些虚拟礼物,来实现自己的“销售收入”的,如果表现比较好的话,一般都会有过万的收入。

  注册一个网络直播账号很简单,根据系统提示填写资料,之后验证手机,然后上传身份证照片进行实名认证,最后完成银行卡认证。这些认证之后提交审核,一般只要年满18周岁都可以通过审核。审核通过后就可以开播了,但前期类似于“玩票”性质,当关注度达到一定数量后就可以申请和平台签约了。

  “网络主播主要分为线上和线下两种,线下是由平台提供场地和设备,需按时上班;线上需要有自己的直播场地和设备,只是和平台签有协议而已。不论是线上还是线下,都没有一个明确的招人标准,只要你愿意做,基本都可以。”据行业内人士介绍,做主播,要有才艺,要敢于大胆秀出自己,对身高、年龄、颜值没有太多要求。

  数平米的隔间,一张摆满各种饰物的小床,一台带有麦克风和摄像头的电脑,这就是女主播工作的标配环境。她们靠嘴皮子和撒娇卖萌技能赢得粉丝的礼物,表演以唱歌为主,在唱歌间隙表演跳舞、脱口秀、模仿等,还有打电话、喝水、补妆等实景演出。

  通过与粉丝、游客互动,有钟情于主播个人魅力的观众,会出手送礼物。一双“水晶鞋”6.66元、一瓶“香水”5元、一条“项链”10元、一辆“跑车”50元……这些虚拟礼物都是粉丝在直播平台上购买的,它们是网络女主播的主要收入来源。

  为了管理及招募主播,直播平台之下往往会有众多的主播公会,他们和主播签有协议。根据协议,每个直播间每天收入的50%需要交给直播平台,剩下的50%,公司和主播三七分成。除此之外,公司还会给予表现优秀的主播一些奖励。

  据了解,形象好、性格易亲近、有唱歌或舞蹈等才能是网络主播聚集人气的决定性因素。多数主播的月收入都在千元级别,月收入最高的超过2万元,也有的人气主播年收入可达百万元。

  美国《外交政策》双月刊网站发表文章,报道了中国网络女主播们走红背后的现象,文章称,网络女主播正赚着数以万计的现钞,男人们购买虚拟的法拉利、鲜花乃至贵族的虚名,只为打动她们。这种“荷尔蒙经济”将持续走高,因为中国年轻男性在网上寻求的恰恰是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可能得不到的:年轻貌美女性的青睐、社会认可和自信。

  文章称,对于一些年轻的中国人来说,这简直是生活在梦里:两年赚三十万美元,每周工作十小时,并且赢得成千上万的铁杆粉丝,还能舒舒服服地待在家里。这听起来可能像诈骗邮件里稀奇古怪的承诺一般,但是一群年轻的中国女性似乎已经做到了这一切,至少是目前,这都归功于中国日益增长的“荷尔蒙经济”。

  这一术语与“荷尔蒙产业”同为近来中国国内媒体常见的新兴名词的标志,文章表示,荷尔蒙产业涵盖了相当多迎合中国年轻男性的业务——包括社交网站经营、日本动漫和游戏、电子书、视频——通常还涉及一些性元素,无论是明显的还是隐晦的。中国有近乎四千到五千万的单身男性,在年轻人口中性别比例严重失调。于是许多在性方面受挫的年轻男性就会藉由荷尔蒙控制的冲动,把辛苦挣来的人民币花到虚拟世界里。

  据新加坡亚洲新闻频道报道,中国男“光棍”人数或将在2020年达到3000万。许多在性方面受挫的年轻男性会把辛苦挣来的人民币花到虚拟世界里。未来5年内,中国网络直播行业有望以每年80%的速度增长。

  艾瑞咨询互娱分析师王静怡称,2015年的调研报告显示,游戏直播平台用户中,19岁到35岁用户达到68%,男女比例为4:1。她预测2016年,每个月看一次直播平台的用户数可能在1亿左右。

  日本《朝日新闻》报道称,中国网络主播的粉丝多是普通年轻人、中年男性和沉迷网络的宅男等,不过赠送昂贵礼物的都是富豪或者“官二代”,中国有很多“有钱的闲人”。

  贝吉塔(音)是股市淘金者,现金充裕,号称以亿计。他已经在某直播平台花了200多万,其中80万花在一位主播身上。“不是所有人都抱着想要和主播发生什么才刷礼物的,那些人很庸俗。”贝吉塔说。

  一名在广告公司做设计工作的24岁男性表示他每天都会收看网络主播的节目,并称“也没有女朋友,算是消遣吧。送礼物是对主播的肯定”。他每月收入八九千元,其中近10%被用来送礼物给主播。

  另外,技术的发展和社会需求也助推了网络直播产业的发展。与十年前或更早时候不同,更快的网速让在线播放变得更加容易,让普通人可以成为网络主持人或观看节目。视频网站也从视频上传和在线点播的简单2.0,变成了可以在线视频直播秀、直播过程中可交流的深度2.0。

  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周葆华说:“在线视频网站迎合了社会需求,人们忙碌且面临压力,他们需要有什么让他们感受温暖和安全。中国年轻男性在网上寻求的恰恰是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可能得不到的:年轻貌美女性的青睐、社会认可和自信。”

  灰色地带“擦边球”不断

  要想做一名有人气的网络女主播,总是聊天唱歌不行,除了不时讨好观众,还要有一些“新技能”。近年来,伴随着网络游戏、真人秀直播日渐深入,国内视频直播平台迅速崛起,天鸽互动、YY、斗鱼、战旗、熊猫TV、花椒、趣播、映客、KK等直播平台纷纷布局落子。市场火爆,要想站稳脚跟,出奇招、抓眼球成了个别直播平台的“吸粉利器”。为了提高关注度,增加点击量,有些网络主播铤而走险,做出不少刺激出格的举动,普遍的是,直播室中的女主播在视频中“不小心”露点、故意穿着暴露,或者中途换衣、洗澡,一次次打着“擦边球”。前段时间的主播郭mini“脱衣门”事件就造成了恶劣的影响。

  按现在的准入标准,谁都可以当网络主播,但要成为真正的“网络红人”很不容易。“颜值”高者,往往会发现有数不清的更高“颜值”者;有才艺、智商“爆表”的人会悲催地发现,“学霸”太多,想脱颖而出也很难。于是,炒作便成了网络主播跻身更高层次、获取更高关注和更多资源的最基本手段,但炒作的人太多,就越来越考验独特性、稀缺性。空前的竞争压力,催生了网络主播的炒作方式不断推陈出新。

  “月入六位数”“打赏”……万花筒般的网络直播,让主播们名利双收,招人艳羡。与此同时,一些主播为了“出位”而不择手段。据报道,一名为“play有喜”的网络男主播闯入南京某学校,公开直播骚扰女生。更为吊诡的是,这名网络男主播的行为被校内保安阻止后,其粉丝未谴责该主播反而在网上辱骂师生……

  有的网络主播应粉丝要求,不该脱的也脱,不该露的也露,不该做的也做,不该说的也说,目的是让“金主”得到所谓的刺激和快感。因此,原本干净的直播间被搞得乌烟瘴气。

  “欲带皇冠,必承其重”,这或许是对网络女主播生活的写照。她们比一般行业更有机会拿到超高额的工资报酬,却也会为此付出常人难以接受的代价。

  这个行业至今游走在黑白之间的灰色地界,有人说游戏行业前景看好,网络主播也会继续壮大;有人说这是互联网下的色情行当,终有一天将被取缔。网络主播——一个“平民的娱乐圈”,让默默无闻的普通女孩成功的一呼百应,也让草根感受到一掷千金后被众人刷屏膜拜和仰视的感觉。至少到目前为止,她们能走多远,现在谁都无法给出答案。

  结语:走在路上,她们是高回头率的美女,进入网络,她们会撒娇卖萌、摇身变成收入不菲的女主播。透过网络摄像头,他们展现出才艺、幽默、搞怪、呆萌、纯情、魅惑等形象,无数拥趸昼夜围观,刷出铺天弹幕;土豪打赏一掷千金,赏金瞬息翻倍。万花筒般的网络直播,让主播们名利双收,招人艳羡。但退出直播间,不少人气主播仍要面对疏于友情,精神空虚的现实。而总有一道题会横亘在他们面前:在这个新人层出的江湖,这条路还能走多久? 审核:三毛
上一篇:90后小伙刘伟伟网销马蹄年销售额达120多万元 下一篇:没有了

创业故事推荐: